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

核心企业供应链金融相关法律问题探析

2018-12-12


微信图片_201901082028267.png


一、引言


供应链金融、保理、应收账款转让均能列入近期金融领域的“搜索排行榜”,融三为一则更是珠联璧合、所向披靡,一时间叱咤“金融江湖”。唱戏的“角儿”在戏台上畅快淋漓的表演,台下也是“叫好声”雷动。那么,问题来了,“戏台子”(供应链金融平台)搭建、运作是否需要取得“入场券”?“角儿”(供应链金融平台的“电子文书”)需要特许的演出牌照吗?为抛砖引玉之故,本文对相关法律问题进行简要探讨。


二、核心企业供应链金融平台操作模式


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企业协会储运工委《供应链金融深度报告》将供应链金融从各个维度进行细分。例如,按照模式区分,有银行主导型、核心企业主导型以及物流企业主导型三种;按照融资所需的资产不同,分为应收账款融资模式、融通仓融资模式以及保兑仓融资模式等等。


本文仅以核心企业主导型的应收账款融资模式进行说明。实践中,核心企业供应链金融平台操作模式如下图:


微信图片_201901082028268.png


如图所示,核心企业与S1签订贸易合同并进而形成S1对核心企业的“应收账款”。按照传统操作,核心企业的结算效率、S1的资金压力等都是拖慢实体经济流动性的要因,而供应链金融平台整合各个环节的资源和要素,如上图S1可将其对核心企业的“应收账款”拆分转让给S2、S3……Sn,S1、S2、S3……Sn可将其享有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商以获得融资,核心企业将到期的应收账款偿付给保理商,这样便发挥了各环节的协同效应,促动了实体经济的新发展。


三、供应链金融平台运作涉及的法律问题


在进一步讨论供应链金融平台运作的法律问题之前,厘清平台运营相关概念是必要的。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7〕84号)将“供应链”界定为以客户需求为导向,以提高质量和效率为目标,以整合资源为手段,实现产品设计、采购、生产、销售、服务等全过程高效协同的组织形态。


供应链金融(Supply Chain Finance),是指将供应链上的核心企业以及与其相关的上下游企业看作一个整体,以核心企业为依托,以真实贸易为前提,运用自偿性贸易融资的方式,通过应收账款质押、货权质押等手段封闭资金流或者控制物权,对供应链上下游企业提供的综合性金融产品和服务。[1]


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7〕84号),平台是完善供应链体系的重要“载体”,上下游企业可以通过其实现系统和数据对接。笔者以其浅薄的IT知识,认为供应链金融平台类似于企业的OA系统(Office Automation System),区别在于活跃在这个平台上的主体、范围、涉及事项不同。


《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关于启用业务电子凭证的通知》将“电子凭证”界定为“本公司业务系统根据业务办理信息生成的,包含业务校验码等数据电文,并经本公司电子凭证基础服务平台电子签名的电子文书。”


在梳理如上主要概念的基础上,接下来就供应链金融平台运作涉及的主要法律问题简要分析如下:


(一)供应链金融平台搭建合规性


诚如上述,与供应链金融业务相关的事项(包括应收账款转让、拆分、保理交易等)均是在“平台”这个载体上完成的。那么,平台运营本身是否需要取得相应资质呢?


根据《商务部等8部门关于开展供应链创新与应用试点的通知》(商建函[2018]142号),商务部等8部门决定开展供应链创新与应用试点,试点包括城市试点和企业试点,试点实施期为2年。各级商务部门应当组织城市及企业向商务部(市场建设司)申报试点。8部门共同组织专家对申报材料进行评审,通过竞争性择优确定试点城市和试点企业。


对于《商务部等8部门关于开展供应链创新与应用试点的通知》(商建函[2018]142号)所述“试点企业”的定位,笔者与商务部市场建设司工作人员进行了电话沟通,根据沟通,笔者理解,经8部门择优确定的“试点企业”并非获得了搭建“供应链金融平台”的“敲门砖”,8部门审核的并非资质,其他未纳入“试点”名单的企业,只要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资质要求,同样可以从事类似业务。


那么,搭建、运营供应链金融平台是否需要取得资质?如需,需要取得何种资质呢?笔者尝试梳理相关法规,并提出个人观点与大家探讨。


将于2019年1月1日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第二条第三款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对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有规定的,适用其规定。金融类产品和服务,利用信息网络提供新闻信息、音视频节目、出版以及文化产品等内容方面的服务,不适用本法。根据前述条款,金融类产品和服务是被该法规“排除”适用的。


《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是指依法设立,专门从事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活动的金融信息中介公司。该类机构以互联网为主要渠道,为借款人与出借人(即贷款人)实现直接借贷提供信息搜集、信息公布、资信评估、信息交互、借贷撮合等服务。


根据该条款的界定,网络借贷中介机构通过互联网搭建平台,为相应主体的借贷活动提供信息搜集、信息公布、资信评估、信息交互、借贷撮合等服务,笔者认为,该等服务的范畴与供应链金融平台的相关方(如“核心企业”)提供的协同服务“异曲同工”,只不过网络借贷中介机构撮合的是“借贷”,而“核心企业”等撮合的是“应收账款转让”、“保理融资”等。


而根据《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第五条,网络借贷中介机构需要向注册地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备案,且应按照通信主管部门的相关规定申请相应的电信业务经营许可。


笔者赞同参照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的管理规定,规制供应链金融平台的搭建及运作,但是,截至目前,笔者未发现关于供应链金融平台服务是否需要取得许可的明确规定,而在“供应链金融”风起云涌的态势下,明确这一点亦属当务之急。


(二)电子凭证是否具有票据的法律属性


参照《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关于启用业务电子凭证的通知》的定义,我们可以把供应链金融平台上流转的电子凭证界定为,按照供应链金融平台业务流程形成的交易并在平台上生成的,包含业务校验码、交易主体电子签名等数据电文,并经平台电子签名的电子文书。


为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网络交易管理办法》中对于网络交易中电子凭证的出具、使用、保存等做了严格界定。其中,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网络商品经营者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或者商业惯例向消费者出具发票等购货凭证或者服务单据;征得消费者同意的,可以以电子化形式出具。电子化的购货凭证或者服务单据,可以作为处理消费投诉的依据。第三十条规定:第三方交易平台经营者应当审查、记录、保存在其平台上发布的商品和服务信息内容及其发布时间。平台内经营者的营业执照或者个人真实身份信息记录保存时间从经营者在平台的登记注销之日起不少于两年,交易记录等其他信息记录备份保存时间从交易完成之日起不少于两年。第三方交易平台经营者应当采取电子签名、数据备份、故障恢复等技术手段确保网络交易数据和资料的完整性和安全性,并应当保证原始数据的真实性。


供应链金融平台上流转的电子凭证与网络交易中涉及的电子凭证是否具有同一属性呢?笔者认为不尽然。单纯从是否具有经济价值、是否能够再次拆分转让兑付这一点来看,二者的区别不言自明。网络交易平台中的电子凭证更偏重于其“证明”属性,证实一种交易的客观存在;而供应链金融平台上的电子凭证则更注重“交易”属性,是某笔交易链条中的一个环节。


那么,供应链金融平台上流转的电子凭证是否具有票据性质呢?


《电子商业汇票业务管理办法》(中国人民银行令[2009]第2号)第二条第一款规定:电子商业汇票是指出票人依托电子商业汇票系统,以数据电文形式制作的,委托付款人在指定日期无条件支付确定金额给收款人或者持票人的票据。第三条规定:电子商业汇票系统是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建立,依托网络和计算机技术,接收、存储、发送电子商业汇票数据电文,提供与电子商业汇票货币给付、资金清算行为相关服务的业务处理平台。


一位实务工作者在其文章中指出,电子票据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票据。该文章[2]认为,“法律意义上的票据以其无因性、流通性、要式性、文意性为特征,其实质是与基础交易关系相分离的支付工具,基础交易中所发生的债是它的支付原因,但从它诞生(有效签发)之后它就已脱离于基础关系,成为具有货币性质的,可在全社会流通、兑付的支付工具。”在分析法律法规现有条款的基础上,作者得出结论认为,“电子票据”并不具有票据的全部特征。


笔者赞同这篇文章的结论,现有法律背景下,供应链金融平台上流转的电子凭证本身并不具有票据的法律属性。


(三)电子凭证的证据效力


从司法实践来看,在大多数判例中,法院根据《电子签名法》的相关规定,认可电子证据的有效性,比如在广东省吴川市人民法院(2018)粤0883民初1379号判决中,法院认可当事人在互联网金融公司开发运营的手机APP上签署的《借款协议》、《债权转让协议》的有效性。


但是,电子证据也同样会因为其不具备《电子签名法》的相关特征而不被司法机构采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在 (2018)京0105民初36795号判决中认为,因原告提交的各项计算表格、入库单等均是电子数据形式。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及《电子签名法》的相关规定,电子数据必须是能够可靠地保证自最终形成时起,内容保持完整、未被更改,能被视为有效的证据;审查电子证据的真实性,应该考虑生成、储存或者传递数据电文方法的可靠性,保持内容完整性方法的可靠性;用以鉴别发件人方法的可靠性等因素。而案件中的原告损失的各项电子证据来源大部分系原告关联公司提供,且经庭审确认原告在记录的过程中可以予以修改。据此,法院对此份证据的证明效力不予采信。


由于电子凭证的特殊性,其是否具有完整、真实、安全、不可修改等重要特征成为法院认定电子凭证是否具有证据效力的主要依据。尽管如此,瞬息万变的互联网金融发展态势仍然对司法实践提出了严峻挑战,不同司法机关对于电子证据的认定存在较大差异。


根据检索,对于以核心企业为中心搭建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目前国内已有较为成熟的模式,例如云链金融及TCL集团发起组建的简单汇。而在各大集团公司内部,搭建类似平台缓解集团内部上下游公司的资金压力、增强资金流动性也已经不是个例。对该领域进一步有针对性的出台、完善法律、法规,将有助于打击融资性贸易,保证金融市场的稳定、有序发展。


微信图片_201901082028269.png



                       周子琦 

     

    合伙人/律师



周子琦,德恒北京办公室合伙人、律师;主要执业领域为公司证券、并购重组、私募融资及外商投资等。  

邮箱:zhouzq@dehenglaw.com


微信图片_2019010820282610.png



                      常亚婷

     

    实习律师



常亚婷,德恒北京办公室实习律师;主要执业领域为公司证券、并购重组、私募融资及外商投资等。  

邮箱:changyt@dehenglaw.com


声明:

本文由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原创,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得视为德恒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出具的正式法律意见或建议。如需转载或引用本文的任何内容,请注明出处。


文中备注

[1]引自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企业协会储运工委《供应链金融深度报告》。

[2]李霞:《简析所谓“电子票据”的法律性质》,载《金融法苑》总第六十七辑,2005年第8期,第104页。


相关律师

相关搜索

手机扫一扫

手机扫一扫
分享给我的朋友